首页 > 精英访谈 > 访谈详细
李孜:县域电商托起在线城镇化梦想 192期

李孜:县域电商托起在线城镇化梦想

李孜 乡村营建社联合创始人,研究员

乡村营建社联合创始人,爱咱村儿(i-village)创始人,阿里新乡村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欧洲区域规划与城市设计硕士,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设计学院博士候选人。李孜先生专注于小城镇与乡村永续发展,长期驻地浙江乡村,参与战略规划和实践,引导了农村电子商务体系和城乡智能供应链建设,实现农产品和体验服务上行及工业产品下行,在县和村两级农村电子商务平台和供应链的迅速布局。

引言

回首过去几年,“在线城镇化”及“县域电商”的概念已经成为电商企业新的战略和发展方向。各行各业不论是零售类目还是家居类目的商家,紧紧抓住县域电商发展契机顺势而起。值得关注的是,原本处于农村的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结合,逐渐创造出结合当地特色的文创品牌,突破了延续千年又难以走出去的行业格局。在这样新的模式推动下,不论是当地企业、乡县政府还是农村居民都应改变对该模式和自身角色的理解。本期精英访谈有幸邀请到来自于阿里新乡村研究中心客座研究院,乡村营建社创建人及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学院的博士候选人,《农村电商崛起:从县域电商服务到在线城镇化》作者李孜来一同聊一聊县域电商的话题。

访谈

主持人:您能否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以及您所研究的方向和内容是什么?

李孜:大家好,很高兴能够接受行行出状元的专访,我来自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学院,所研究的主要方向是农村在线服务业,包括电商促进在线城镇化的领域,也就是研究如何让我们的县域经济能够通过互联网新媒体技术力量得到发展,让乡村居民享受到和城市一样的公共设施和商业服务,从而实现就地就近的中小城镇化。

研究框架主要包括五个方面:物流方面,如何实现城乡物流体系的建立;资本方面,如何通过互联网技术更好的对乡村居民提供金融服务;人力资源培训方面,怎样才能带来更多的有志青年回乡创业;技术与信息方面,如何在农村普及互联网与技术;在生态与文化方面,怎样通过互联网方式来减少乡村工业化的一些发展瓶颈,同时建设更加绿色的家园。

主持人:能否稍微讲讲您对县域电商发展现状的研究情况?

李孜:对于县域电商发展,我们可以稍微回顾过去,大致从2000年左右开始,05年时的淘宝村可以作为一个以农村工业的县域电商形式,以家具装备的加工的沙集东风村为代表。2010年,遂昌在已有的竹炭,制品以及当地一些传统特色品的基础上,扩大服务内容,通过不同的服务内容、服务商、供应商、电商协会以及政府的支持 ,实现了县域电商生态体系建设。我们还知道,像临安县、通榆县,武功县等农特产品的产业链相对完善,长兴县、桐庐县、常山县、也实现了县城和乡村在线服务打通,文成县探索县域海淘产业模式等,这些都是不同形式上的县域电商。从中国的东南到西北,县域电商包罗万象,比如新疆和东南地区不同,如新疆是以少数民族本地产品和特色文化相结合的文创产品为基础的县域电商模式,云南鹤庆以银器工艺在线产业升级而重现昔日手工业活力,永胜县阿姆九子的小村彝族文化文创旅游在线发展又是一个西部地区的示范。我们看整个中国的县域电商,虽说是百花齐放,但也遇到了瓶颈。瓶颈主要体现在,一、物流方面,比如村落分布非常分散的内蒙古地区,在县域电商发展过程中,物流是非常大的瓶颈。二、资金方面,在中部和东南部地区地方电商发展中,遇到的瓶颈主要是社会融资方面。三、人才问题,地方电商和电商产业园的发展迅速,却没有足够的企业家来支持当地的县域电商等等。不同地方的发展阶段不同,它所遇到的问题也完全不一样,从东南到西北,东南地区发展迅猛,西北的起步相对较晚,它们在人力资本、物流、信息技术的普及,包括互联网的思维普及本身以及在创新文化和企业家文化氛围上的缺失都不同。而我们在面对这些瓶颈的时候,需要时间和耐心去逐一化解这些问题,寻找本地解决方案,不可一味模仿。

主持人:目前我国县域电商发展的分布情况如何?哪些地区的发展速度会相对较快些?

李孜:我刚提到东北地区的是一些个案,类似通榆这样的地区,发展速度会较快。但从整个城市电子商务发展来看,其中心地区还是以杭州和深圳为两个极点,向周边辐射,杭州辐射长三角,深圳辐射珠三角。京津冀地区则由北京引领,发展潜力巨大。1131个淘宝村主要分布在以河北、山东、江苏到浙江、福建、广东,连接渤海湾、长三角、海西都会区和珠三角。阿里巴巴、京东和苏宁等平台推动县域电商发展的力度会相对平衡一些,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基本都已经覆盖,西部地区也已经有些试点,而微信在西部地区的县域普及已经非常高,参与到基层乡村经济和文化的活动非常频繁,如很多村事务采取一事一微信群,通过乡村文创和服务内的微商发展快,效果好。淘宝村,微商村的自发发展和的互联网巨头从企业层面和政府推动农村电商服务中心两个层面可以看出大概的布局。

图1 2016 全国淘宝村分布及核密度分析(来源:《淘宝村新突破——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16)》)

主持人:在城乡物流供应链的完善(物流)上,县域到村的物流一直是制约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瓶颈。您如何看待目前的农村物流体系?它的模式如何?

李孜:应该说农村物流是电子商务发展的瓶颈,其实这是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到底是农村先要有电子商务订单还是物流要先到达农村?实际上,这必须要有一个契机,以阿里为例,建立把农村物流纳入到整个大城乡物流体系里,到2016年双11,阿里的整个物流体系在全国已经覆盖了738多个分拨点及多余18万个网点,其中就包括超过2万个线下村点,当然还有其他企业在做这方面的支持,但他们更多的是一种共享物流,即当地物流和电商企业进行的一个合作共建。 物流的重要问题所在就是乡村较为分散的,一趟物流车甚至只递送一个包裹,所以需要一些资金的支持来平衡物流的成本,目前是一些政府也在做这方面的补贴。

图2 菜鸟网络在双11的运行情况,菜鸟网络农村物流已经覆盖300个县,15000个村(来源:阿里巴巴)

主持人:由于乡村通信的基础设施和基本服务匮乏,城乡信息鸿沟(信息流)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李孜:关于这个问题,需要的是因地制宜,需要当地的电商企业和政府有意识的去完善城乡信息设施。有些县通过政府和企业的沟通,使得没有移动通讯点的完善了设施,没有拉网线的拉上了线,电信方面的服务得到很大的提升。另一些地方,在西北或者偏远的山区,确实需要政府的大量支持和配套,这也是我们说为什么在线城镇来改变政府对理念和自身角色的理解,把信息设施作为基础设施来猛抓, 同时应该让企业参与进来,政府不能拔苗助长,应该形成一种新的互动模式。

图3 睢宁县沙集镇和平村的村淘点备战双11(来源:李孜)

主持人:在城乡资本有效配置(资本流)上,农村金融缺口很大。在填补金融缺口这方面,需要哪些社会力量的配合和支持?其中,政府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李孜:在金融层面,传统的银行服务很难触达到农村村民,村民在金融服务上都是缺失的。现在的阿里和其他在线金融服务,由于其成本仅是传统银行百分之几甚至千分之一,所以进入乡村较为容易,一些普惠金融小贷业务也得以实施。为了更好的促进农村贷款,政府应要配合乡村铺设扫脸设备来确认身份信息,甚至还可以进行相应的合作。对于传统银行或农村信用社体系,政府是否能够与之沟通并为电商创业企业争取到到一定的贷款倾斜。政府要学会理解这样的新模式及管控其风险,最终因地制宜的服务当地群众。所以政府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可以让大家在县城甚至乡村寻找到商机,可以创新创业。

主持人:如今,城市化已经让乡村空心化,乡村人力资源培养任务重大,特别是针对有技术和知识的年轻人,那么,您觉得怎样的激励机制能够吸引有志之士参与到这场变革?

李孜:这里以阿里农村战略为例,阿里已经明确提出要扶持10万个乡村人才参与在线服务,促进电商发展,这10万人会带动更多的行业,包括传统行业村民和返乡大学生。我们从城市发展来看,北上广城市化还在不断扩张,如今的县城人口也在不断发展,县域人才逐渐增多,但是三四线城市的增长速度却在大大减缓,我们可以期待未来在线城镇化的关键区域是县城,以及我们的县域电商发展的桥头堡应该是吸引人才回到县城,凝聚县域城乡的力量。政府做好公共和商业服务,为在地的电商企业和其他的服务商创造各种机会。

主持人:从你掌握的数据和资料来看,阿里巴巴集团对县域电商发展持怎样的态度?他们的支持力度如何?

李孜:对阿里的发展来讲,我们很清楚的看见阿里确实有一个不断完善的农村战略,简而言之就是把城市里的在线服务一个个的提供给乡村居民,使城乡服务差距慢慢缩小。阿里提出明确的目标,未来10万个乡村,也就是占中国乡村的20%,需要被服务中心覆盖,这是阿里未来5年的计划。通过这样的服务体系,农村发展县域电商一定要因地制宜,寻找自己的特点发展起来,借力阿里的资源,进一步形成和完善生态产业链,发展自己的县域在线城镇化模式。我参与的像浙江车前村以及云南永胜县城,这样以旅游和小而美农业产品相结合的农旅文创产业,都是提供服务上线的方式,大量生态以及本地文化文化都是可以被传承,溢出价值,形成自己的发展模式。

图4 农村淘宝村点分布(2016.11.)(来源:阿里巴巴集团)

主持人:作为这方面的专家,您如何看待福建的县域电商发展?

李孜:我觉得福建地区的电商,最开始以泉州地区大量的外贸电商企业做工业产品,到培斜村等一批淘宝村兴起,又以旅游持续创新美丽乡村。福建在整个珠三角和长三角之间,它有非常好的电商发展契机,怎么去链接两端的客户群体以及市场需求,我觉得是一个重要的角度。整个福建闽南地区的文旅还有农产品、茶叶等等,怎么去做一个有特征的模式,我觉得未来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我觉得政府可以考量在区域上怎么把城市的电商服务和乡村电商服务统筹发展,通过在线城镇化来优先配置资源,如土地、资金、人力和技术引进,这个可能是我们未来福建,特别是厦、漳、泉地区的契机。我们提出的就是一个长闽珠在线城镇化,就是怎么实现城乡在线服务,公共和商业在线服务的统筹一体化,这是县域电商发展的重要战略。

图5 在线城镇化分析(来源:作者)

图集
观点

在线城镇化可以理解为在线服务业进入农村市场,构建线上线下管理模式和区域到全球的生产链条,把人力资源流动、物流、信息技术流、资本流和生态文化流在城乡更好串联起来,实现农村经济发展和人口结业,促进农村商业和公共服务。纵然我国的县域电商在不同地区呈现出不同的发展阶段,也显现出不同的问题所在,但电商巨头在农村电商发展的战略布局上不遗余力,研究学者也为电商发展提供科学的论证参考,在这样的电商发展契机里,城乡物流供应链、乡村通信基础设施及城乡金融体系等问题都会一一得到解决,这是一个长久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我们对此充满信心。

评论

热门精英

来稿征集

不知什么时候,你有些电商从业的感悟或者故事,然后一冲动把它写了下来…你想让更多的从业者与你一起分享?来这里,你可以投给我们! [详细]

肖先生
0591-86252224
2546517102
325508650(群)
interview@hhczy.com
分享按钮